少年亚瑟

高三

【求助】很久很久以前的一篇历史向all耀文

在贴吧看到的,

有苏中,露中和港耀,金钱

几乎完全是按历史走向。

伊利亚在军营里说耀君“小辣椒”

我记得是很久以前贴吧神文

但是真的很想看到TUT

求助呀各位(๑•́ωก̀๑)

表白太太(。・ω・。)ノ♡

呜呜呜最喜欢的冷面相聚和理发师牛仔(o^^o)♪

还有小兰闺~真好看(⑉°з°)-♡

十分贴心啊炒鸡感动(土拨鼠尖叫

【香园】PERFUME(调香师\园丁)

。冷门百合CP中毒。
OOC注意。
调香师怎么看都是上等人设定...然而没有DEBUFF。
私设多如山。
香水师是法国人。
原名玛格丽特(姓氏不详)街头名称玛吉。
贫民窟出身→因为调制香水的才能夺得上流社会青睐,然而私心非常唾弃他们腐臭的灵魂。

Ready?

片段一:

在薇拉・奈儿小姐还不是香水师的时候——甚至那时候她还不拥有这个奢侈品一般的名字。

那的确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她那时只是一个褐色头发蜷曲杂乱的苍白小姑娘。双手细而无力,一天的劳作只能换来几个生丁和水泡,比不上隔壁泰尔丝家粗鄙的小两个小时的麻利工作。

而她也不够机灵,公寓楼门房先生的安东尼,在码头晃荡一个钟头便能凑够生计——不过,这样的机灵太过风险。

阁楼上的玛吉,他们这么叫她。瘦弱,干活没什么技巧,手脚倒是挺灵活。

她的母亲,那位苦命的好心妇人,总是带着点怜悯地摸着她的脸颊。“玛格丽特 ,”她执拗地唤她女儿皇后一般的全名。“你要好好活下去,正正当当活下去。”她的父亲也尽了自己最大力气去维持这个家的生活。

她们家的床单永远干干净净,窗帘破旧透光,衣服也补了又补,穿在身上像飘荡的麻布袋。

她天生长在上等人的皮囊里。脸庞精致,皮肤苍白,深蓝色双眼深邃。只不过颧骨高耸,瘦的没了形,只剩下一把骨头。

而审美也是。

她的嗅觉灵敏到可怕的地步——她能准确的分辨姜花与栀子、甚至仅仅走过人群便可辨认每一种不同的味道。
她和父母常常用这个作为娱乐。

世界在她眼里,是不同的气味组成的,每个人在她心中都有独特的气味象征。

母亲是周六的苹果派、温暖的烤黑面包和洁净的床单;父亲是浅浅的煤炭味,剃须的肥皂水味和偶尔的红酒......

而她可以再现这些味道。

甚至创造新的。

——
片段二

她善于忘记事情,比如自己的出身和被改的天衣无缝的口音,比如父母的离去,比如她的心碎,比如那些拜托她调制忘忧香作为他们的新兴迷幻剂的贵族们的嘴脸。

但她从未忘记哪怕任何一种味道。

律所的莱利先生身上是一股贪婪的古龙水味。

教会医院义诊的黛儿医生有洗不掉的消毒水味和温和的雪花膏的香味,不刺鼻但是她不喜欢。

孤儿院的皮尔森先生总是有泥土和鲜血。还有燃不尽的烟味。

军营的贝坦菲尔小姐身上有硝烟味,军区配发的薄荷药膏味,和没有泯灭的野心梦想。

她总是靠味道而不是眼睛辨别。

而园丁小姐,“艾玛”她将这个名字含在舌尖。

是玫瑰,清晨的露水,夏天的风。

她就是她的花园。

(有点短,我不管,抢占首发再说。


(¦3[▓▓]园丁小姐这个衣服是真的好看| ू•ૅω•́)ᵎᵎᵎ

视频来源: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574798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86BBAF32-41CE-4BE2-A276-0C01049037BA1993infoc&ts=1530195312610

【杰园】煤气灯下 (哨兵向导!AU)  (佣空出没)

黑暗哨兵杰克*(另一面)首席向导艾玛(英国组)
(避雷: 双哨兵的双军组)(炮火纷飞中的爱情)

私心安利一下自己的文:)(拜托啦)
上一篇一百小红心就开始写这个!(⁄ ⁄•⁄ω⁄•⁄ ⁄)
不太会弄链接 请点我主页(拜托啦|・ω・`)
【杰园】但你永恒的夏天将不会逝去
世界观:

哨兵向导会被政府强行征用。
强制法令:(又名白沙法令)一有觉醒趋势,所有向导必须被隔离。所有向导必须由政府安置配对的哨兵。政府会为所有哨兵向导评估。与非哨兵结合的向导被视为结合无效。此时政府干扰被认为是合理的。
由历史上白沙街孤儿院某个过强向导(初次觉醒)导致伦敦半个区哨兵暴动,并且最后因为该向导此时无法做出理性判断,所有受影响较严重的哨兵全部神游,该向导(判定)死亡。(而事实上此事另有隐情)
从此以后立下法案。
本文是关于法案立下一个世纪后的革命手记。

所有的哨兵向导为自己自由结合的权利奋斗。
哨兵:感知能力极强!感官过于发达,各方面能力出类拔萃。有等级之分,常在青春期开始时觉醒。在感知时需要集中精神,需要向导对其精神梳理。

向导:能够影响他人精神、情绪。与哨兵建立链接之后能有与其精神绑定。亦有等级之分。向导人数远远小于哨兵,因此政府要求他们注册。

伴侣:不够完全的哨兵。五感较普通人更强。

黑暗哨兵:狼群中的Alpha。哨兵能力越强,过载可能性越大。一个时代几乎屈指可数。
普通人:极其稳定的存在。维持社会秩序的重要组成。所有决策者几乎都是普通人。
但是过强的向导可以影响普通人。

向导玛莎贝克没有背叛伴侣厂长而是被普通人弗莱迪莱利所工作的政府带走并匹配。
厂长在玛莎离开后一心复仇。最后在玛莎(生病)死亡后推翻整条强制法令。掀起游行。预料到政府的报复后将艾玛送到孤儿院。

没有结合的哨兵会神游。
杰克在神游的边际徘徊。黑暗哨兵神游后不能回复。
杰克不想结合。
一个神游的黑暗哨兵将敲响时代的丧钟。

艾玛出生时未觉醒。作为普通人生活了十五年,在孤儿院接受电疗后觉醒。并且被发现能力超群。
艾玛?最后被政府收容。

克里切皮尔森是好人。普通人。暗恋艾玛。带着艾玛躲避追捕。
奈布萨贝达 哨兵 (或许是黑暗哨兵)佣兵
玛尔塔贝坦菲尔 哨兵 或许是黑暗哨兵)空军地勤
艾米莉戴尔医生是普通人。立场未知。
弗莱迪莱利为政府工作。立法机关。

本文是推理小说(大概(。
与开膛手的真相有关。
精神体:

杰克:黑豹

艾玛:未定(私心觉得是小兔子但是没有战斗力啊(摊手

玛尔塔:金雕(玛尔塔是可以飞上天的老鹰啊!!)

奈布:北美灰狼

试阅:

一星火在煤气灯中跳动。维多利亚时代所特有的昏暗光芒照在对面的男人脸上,模糊了他的锋利。他的眼睛隐藏在高挺眉骨下的阴影里——而每个人都知道那双灰蓝色眼睛眼神有多凌厉。十天的软禁审判使他苍白的下巴有了些许胡茬,衬衫领却依旧笔挺。

男人不说话,任凭桌子前方巧舌如簧的政府官员使出他曾引以为豪的所有谈判技巧。

禁闭室的门打开又再关上,而一个个垂着头的谈判专家使结果过于显然而不必点出。

他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

他再次回到黑暗之中。

回到隔绝了外界明朗的光、一切都是死寂的黑暗中去。

特制的隔音门再次被打开。

这个房间四周都是隔音材料、唯一的能被哨兵接受到的声音是四周的管道里水恒定不变的细流。

风口处被做了处理,外界的空气被净化,他闻不见任何气息,除了永久不变的湿气。

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一张异常柔软的床铺,一张结实的桌子,两个椅子—没有任何尖锐的角能够用来伤害囚犯。

而男人此时低着头,看不清神色。

如果你是任何一个普通人或低阶哨兵向导,这图景都足够迷惑你,营造出一副安然无恙的假象。

当然,没有向导被男人允许进入这个房间。

而若是(仅仅只是无妄的假设)你是一个高阶向导,你将会惊讶的感知到——这男人已经在神游的边缘,甚至无法伪装自己贯来良好的风度。

那只黑豹倚在桌前,已经无法控制的烦躁起来。它的牙齿渴望咬进什么血管里,感受新鲜的血液腥气,和猎物绝望而徒劳无功的挣扎。

它的奇异绿色眼睛在黑暗中格外亮,像两抹诡异的火焰。它翻滚着。

金褐色长发的人在他面前坐下。他穿着黑色的衬衫和灰色的法兰绒长裤,没有打领带,制作精良的黑色丝经毛纬巴拉西厄礼服呢双排扣大衣被随意搭在了凳子背上。
黑豹低低地冲他咆哮。双眼圆瞪,瞳孔在光中眯成一条直线。

男人试图用一贯的无视政策应对他,可却忽然身体一震,陷入了一阵突然的短暂意识空白状态。

他的精神图景——整个伦敦城市,被一片晦暗的肮脏雾气笼罩着,而这层雾逐渐扩大到可怖的程度。本应有的光被雾气裹杂着,忽地逝去。像是拉下了电闸。阴森的烟尘是能见度低于五米,黑夜是一位阴沉的绅士的袍角,划过教堂。

空气中传来血味。

(此处省略一千五百字,请回复后查看)

突然,万物被照亮,如同白昼。

沉默在不大的审判室里维持着。

神秘的人冷笑一声,离开了。他金绿色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冷意,却仍然在笑着。

他对外面焦急等候的兜帽男人轻轻点头,离开了这栋建筑。

恐惧的灰影在整个伦敦城上方徘徊。而现在,这一股缄默的力量似乎被什么东西所控制,压迫感渐渐消散了。

今晚,廓尔喀没有月亮。
或许是睫毛上的血迹遮住了她。
奈布萨贝达这样想着,闭上了双眼,坠落到黑暗之中去。

【杰园】 但你永恒的夏天将不会逝去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ie,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e from faire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vntrim'd:   
But thy eternal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e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as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我可能够拿你同夏天作比较?
  但是夏天不像你温和又亲切:
  狂风会让五月的娇蕾抖又摇,
  而夏天又是过于短促的季节,
  有时候天上那眼睛照得太热,
  它金色的面庞又常黯淡无光,
  任哪种美色都难以永葆美色——
  意外或自然变化剥去其盛装。
  可是你永恒的夏天不会凋零,
  不会丧失你所拥有的那种美——
  一旦你在不朽的诗中获永生,
  死神难吹嘘你在它影中徘徊:
  只要世上有看书的人在呼吸,
  这诗就存活并把生命给予你。
【黄杲昕 译】

他于此刻陷入爱河。

1995年 伦敦
这是五月的一个下午。封路的大雪和阴翳的灰色烟雾已经暂时的远去。再过几天,盛夏的骄阳会激发这座城市娇纵多变的脾气,但现在,在她还没有褪下蜜月期的柔情之时,伦敦城无疑是个端庄的美人。
天空被染成勿忘我花的颜色,是水洗过一般的明净。云朵晕染成大片大片的形状。
空气里浸润着花香味,漂浮着因为林荫道上高大梧桐枝叶摩擦而产生的习习风声,听上去是微弱的愉悦小调。

西区的人们一向矜持。草坪别有景致,是整齐划一的方块,却因上面点缀修饰的丛丛灌木而与邻人区别开来。喷泉水池上雕刻的象牙白圣洁天使、俊美的神像与吃吃傻笑的丘比特无不显示着这个中产阶级社区的令他们引以为傲的良好修养。
郁金香,蝴蝶兰,被精心修剪的花朵在这个季节大团大团开放着。
白色栅栏。原木的狗屋。奔跑的孩子。干净明透的玻璃。每一栋屋舍,每一个庭院都足够被拍下来放在封面上,教科书一般的标准。

而他们都太过无聊。

风与他的脚步一样不停。
所有的美景都相似,过多的精致反而导致审美疲劳。

他在这个院子前停下。
黑色的铁栏杆上缠绕的花藤遮盖了原本的繁复图案,粉白蔷薇花对外笑得灿烂,中间或许夹杂着茉莉,牵牛。忍冬的枝叶从栅栏的间隙里逸生出来。花墙里的花野蛮生长,看起来是很久没有被修剪了,肆意盛放。
常青藤爬满了整个房子。这家人种了一般家庭很少见的高大乔木,郁郁葱葱的投下一片荫蔽,金色的光斑洒在人行道上。
这似乎是他要找的。

他推开铁门。
酢浆草、百里香和迷迭香营造出错落的层次感,甜樱桃正是花期。香橼,回青橙与柠檬,芸香科柑橘属的娇小植物散发出带着苦味的清香。
金黄的雪香球,据说古时候人们用这种花的叶子与黄色花瓣入药治疗疯狂症。
这家的园丁不是躁狂症的疯子,就是罕见的天才。看看那些像是杂草的奇异植物吧,还有难登大雅之堂的小野花,皇家园艺协会的老园艺师们看到一定会气到无法呼吸,抖抖索索的干瘪手指指点着哪里的不和尺度。
繁杂而不多余,每一株植物都是各得其所,仿佛天生就该在这个位置。

里奥贝克似乎并不拥有这样的艺术品味。
他思踱着,叩响了门。

谈话并不愉快,即使他们是多年没见的老友也一样。

他们认识要回溯到夜晚的酒吧后巷。
在杰克柯斯米斯基还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的公学学生时,他总是在昏暗的小酒馆里呆着——不是酒精也不是毒品吸引着他,而是来去匆匆的下等人眼中的贪欲。这些人性的丑陋因为酒精麻醉而发酵扩大,他爱最后剩下的一片抓心挠肝的红。他看着这些低贱的庶民因为五个便士互相撕咬,眼里被疏离掩盖的是欣喜若狂与渴望见血的欲念。或许是上等人的衬衫太过吸引注意力,而路过的里奥贝克在一场预谋已久的抢劫中救下了他。或许说,是救下了那些混混。从学校解剖实验室顺出来的手术刀在他的衣袋里尖叫着想要捅进血管与组织。

这次拜访的目的并不愉快——即使这是个愉快的五月下午。他前来提醒贝克他新购买的军工厂前景并不乐观。如果可以,柯斯米斯基想要警告他远离弗莱迪莱利,那个贪婪而又傲慢的啮齿类生物目的显然并不单纯。

而贝克先生对于莱利的信任毫无来由的坚定。在旁敲侧击的提醒了几下他后,杰克并不打算进一步动作。言尽于此,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善意。
气氛有一些紧绷。为了打破这片尴尬的空白,杰克将话题转向他后院的植物与那位不曾谋面的园丁。

里奥闻其脸色便奇异的缓和下来,言语中带了些许骄傲。他微笑着说起了他的女儿,一个偏爱着侍弄花花草草的奇特姑娘。
“哦,她自己就已经是我的玫瑰了。丽莎从小就喜欢园艺,她今天才从寄宿学校回来,大概又去陪那些植物了。”

又聊了一些英国人永远不会觉得无话可说的天气,一起含蓄的赞美了这五月的晴空。
是时候告辞了。
他谢绝了里奥的挽留,拄着手杖准备离开。
外面天色仍早,晴空散发出懒洋洋的信号。

而他于此刻陷入爱河。

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草坪上,在自动洒水器的水雾倾洒下,他看见他的女孩趴在草坪上,翻越着植物图鉴。
她穿着灰色细条纹的制服裙子和白袜。栗色的长发扎成了两条细细的小辫子,垂在胸前。刘海不听话地翘了起来,又被不耐烦的压了回去。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弯曲出美妙的弧度。纤细白皙的小腿翘起来晃动着,制服皮鞋和白色及膝袜包住的小小的腿脚看起来天真的可爱。她的裙子有些凌乱,衬衫并不服帖的扎进裙子里。她的白衬衫被水濡湿,紧贴在她的身上,诚实地包裹出她还未发育完全的曲线。
她翻了一页,目光专注。睫毛卷翘,扑闪仿佛蝴蝶翅膀。她的嘴唇红润如同玫瑰。
阳光从庭院中的梧桐叶缝漏下来,仿佛是撩拨着她的轻纱。
她是穿白裙的奥菲利亚,停止起舞的莎乐美。她是夏娃。
水雾缭绕中,那林中的阿芙洛狄忒已然降生。
他不愿打扰这幅美景,却不得不承认似乎这一秒他遇见了缪斯。
一切文学中的修辞用来形容她也苍白,最自视甚高的戏剧皇后也无法模仿她的美丽。

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
她旁边有一丛玫瑰,开的燃烧一般热烈,如同爱情,炫目地仿佛能灼伤人眼。
亦或他的玫瑰本身就是爱情。

不禁迈上前去,却不小心踩到了树叶。
她如同敏锐的小兽抬起头来——
“爸爸!家里太热了!我要您带我去图书馆——”声音清脆如同夜莺,却因为自己谈话对象的陌生而戛然而止。
他惊讶的发现她的眼睛又大又圆,是澄澈剔透的绿色,这点与她的父亲淳朴的褐色完全不一样。
她的嘴唇张成一个小小的"o"形,露出洁白的贝齿和樱色的小舌头。
“失礼了,这位先生。”她灵敏的跳起来后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的随意,急忙抚平裙摆对他行了个礼。
但是湿了的白衬衫可没法一下变干,仍然勾勒出美好的图景,她拢了拢领口,试图让自己在这位年长她十来岁风度翩翩的绅士面前稍微淑女一点。

“您是父亲的客人吗?”她伸出手。

而杰克柯斯米斯基,发现自己口干舌燥,找不出自己三十年以来哪怕一点点的游刃有余。在美本身面前,一切言语都多余。
他机械地伸手与她握手。

“丽莎!这是杰克柯斯米斯基先生,是你爸爸的老朋友。杰克,这是我女儿丽莎,你所赞美的那个天才园丁。”里奥笑着对他的女儿说道。

他吞了口唾沫。
丽莎澄透的绿色眼睛望向他,翘起的睫毛上仿佛还带了一丝水汽。她低下身子,摘下一支玫瑰递给他,将那朵玫瑰绑上了他的手杖。

“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您的手杖上应该有朵玫瑰。”她解释道,用着调皮而天真的语调。笑容耀眼如同太阳。
“谢谢。”他没有过多的言语,但转过身去却流露出一个对于他来说过于真诚而无法掩饰的微笑。

她将会是我花园里最灿烂的玫瑰。
杰克这样想道。

【杰园】但你永恒的夏天将不会逝去

杰园  但你永恒的夏天将不会逝去

他于此刻陷入爱河。

1995年 伦敦
这是五月的一个下午。封路的大雪和阴翳的灰色烟雾已经暂时的远去。再过几天,盛夏的骄阳会激发这座城市娇纵多变的脾气,但现在,在她还没有褪下蜜月期的柔情之时,伦敦城无疑是个端庄的美人。
天空被染成勿忘我花的颜色,是水洗过一般的明净。云朵晕染成大片大片的形状。
空气里浸润着花香味,漂浮着因为林荫道上高大梧桐枝叶摩擦而产生的习习风声,听上去是微弱的愉悦小调。

西区的人们一向矜持。草坪别有景致,是整齐划一的方块,却因上面点缀修饰的丛丛灌木而与邻人区别开来。喷泉水池上雕刻的象牙白圣洁天使、俊美的神像与吃吃傻笑的丘比特无不显示着这个中产阶级社区的令他们引以为傲的良好修养。
郁金香,蝴蝶兰,被精心修剪的花朵在这个季节大团大团开放着。
白色栅栏。原木的狗屋。奔跑的孩子。干净明透的玻璃。每一栋屋舍,每一个庭院都足够被拍下来放在封面上,教科书一般的标准。

而他们都太过无聊。

风与他的脚步一样不停。
所有的美景都相似,过多的精致反而导致审美疲劳。

他在这个院子前停下。
黑色的铁栏杆上缠绕的花藤遮盖了原本的繁复图案,粉白蔷薇花对外笑得灿烂,中间或许夹杂着茉莉,牵牛。忍冬的枝叶从栅栏的间隙里逸生出来。花墙里的花野蛮生长,看起来是很久没有被修剪了,肆意盛放。
常青藤爬满了整个房子。这家人种了一般家庭很少见的高大乔木,郁郁葱葱的投下一片荫蔽,金色的光斑洒在人行道上。
这似乎是他要找的。

他推开铁门。
酢浆草、百里香和迷迭香营造出错落的层次感,甜樱桃正是花期。香橼,回青橙与柠檬,芸香科柑橘属的娇小植物散发出带着苦味的清香。
金黄的雪香球,据说古时候人们用这种花的叶子与黄色花瓣入药治疗疯狂症。
这家的园丁不是躁狂症的疯子,就是罕见的天才。看看那些像是杂草的奇异植物吧,还有难登大雅之堂的小野花,皇家园艺协会的老园艺师们看到一定会气到无法呼吸,抖抖索索的干瘪手指指点着哪里的不和尺度。
繁杂而不多余,每一株植物都是各得其所,仿佛天生就该在这个位置。

里奥贝克似乎并不拥有这样的艺术品味。
他思踱着,叩响了门。

谈话并不愉快,即使他们是多年没见的老友也一样。

他们认识要回溯到夜晚的酒吧后巷。
在杰克柯斯米斯基还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的公学学生时,他总是在昏暗的小酒馆里呆着——不是酒精也不是毒品吸引着他,而是来去匆匆的下等人眼中的贪欲。这些人性的丑陋因为酒精麻醉而发酵扩大,他爱最后剩下的一片抓心挠肝的红。他看着这些低贱的庶民因为五个便士互相撕咬,眼里被疏离掩盖的是欣喜若狂与渴望见血的欲念。或许是上等人的衬衫太过吸引注意力,而路过的里奥贝克在一场预谋已久的抢劫中救下了他。或许说,是救下了那些混混。从学校解剖实验室顺出来的手术刀在他的衣袋里尖叫着想要捅进血管与组织。

这次拜访的目的并不愉快——即使这是个愉快的五月下午。他前来提醒贝克他新购买的军工厂前景并不乐观。如果可以,柯斯米斯基想要警告他远离弗莱迪莱利,那个贪婪而又傲慢的啮齿类生物目的显然并不单纯。

而贝克先生对于莱利的信任毫无来由的坚定。在旁敲侧击的提醒了几下他后,杰克并不打算进一步动作。言尽于此,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善意。
气氛有一些紧绷。为了打破这片尴尬的空白,杰克将话题转向他后院的植物与那位不曾谋面的园丁。

里奥闻其脸色便奇异的缓和下来,言语中带了些许骄傲。他微笑着说起了他的女儿,一个偏爱着侍弄花花草草的奇特姑娘。
“哦,她自己就已经是我的玫瑰了。丽莎从小就喜欢园艺,她今天才从寄宿学校回来,大概又去陪那些植物了。”

又聊了一些英国人永远不会觉得无话可说的天气,一起含蓄的赞美了这五月的晴空。
是时候告辞了。
他谢绝了里奥的挽留,拄着手杖准备离开。
外面天色仍早,晴空散发出懒洋洋的信号。

而他于此刻陷入爱河。

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草坪上,在自动洒水器的水雾倾洒下,他看见他的女孩趴在草坪上,翻越着植物图鉴。
她穿着灰色细条纹的制服裙子和白袜。栗色的长发扎成了两条细细的小辫子,垂在胸前。刘海不听话地翘了起来,又被不耐烦的压了回去。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弯曲出美妙的弧度。纤细白皙的小腿翘起来晃动着,制服皮鞋和白色及膝袜包住的小小的腿脚看起来天真的可爱。她的裙子有些凌乱,衬衫并不服帖的扎进裙子里。她的白衬衫被水濡湿,紧贴在她的身上,诚实地包裹出她还未发育完全的曲线。
她翻了一页,目光专注。睫毛卷翘,扑闪仿佛蝴蝶翅膀。她的嘴唇红润如同玫瑰。
阳光从庭院中的梧桐叶缝漏下来,仿佛是撩拨着她的轻纱。
她是穿白裙的奥菲利亚,停止起舞的莎乐美。她是夏娃。
水雾缭绕中,那林中的阿芙洛狄忒已然降生。
他不愿打扰这幅美景,却不得不承认似乎这一秒他遇见了缪斯。
一切文学中的修辞用来形容她也苍白,最自视甚高的戏剧皇后也无法模仿她的美丽。

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
她旁边有一丛玫瑰,开的燃烧一般热烈,如同爱情,炫目地仿佛能灼伤人眼。
亦或他的玫瑰本身就是爱情。

不禁迈上前去,却不小心踩到了树叶。
她如同敏锐的小兽抬起头来——
“爸爸!家里太热了!我要您带我去图书馆——”声音清脆如同夜莺,却因为自己谈话对象的陌生而戛然而止。
他惊讶的发现她的眼睛又大又圆,是澄澈剔透的绿色,这点与她的父亲淳朴的褐色完全不一样。
她的嘴唇张成一个小小的"o"形,露出洁白的贝齿和樱色的小舌头。
“失礼了,这位先生。”她灵敏的跳起来后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的随意,急忙抚平裙摆对他行了个礼。
但是湿了的白衬衫可没法一下变干,仍然勾勒出美好的图景,她拢了拢领口,试图让自己在这位年长她十来岁风度翩翩的绅士面前稍微淑女一点。

“您是父亲的客人吗?”她伸出手。

而杰克柯斯米斯基,发现自己口干舌燥,找不出自己三十年以来哪怕一点点的游刃有余。在美本身面前,一切言语都多余。
他机械地伸手与她握手。

“丽莎!这是杰克柯斯米斯基先生,是你爸爸的老朋友。杰克,这是我女儿丽莎,你所赞美的那个天才园丁。”里奥笑着对他的女儿说道。

他吞了口唾沫。
丽莎澄透的绿色眼睛望向他,翘起的睫毛上仿佛还带了一丝水汽。她低下身子,摘下一支玫瑰递给他,将那朵玫瑰绑上了他的手杖。

“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您的手杖上应该有朵玫瑰。”她解释道,用着调皮而天真的语调。笑容耀眼如同太阳。
“谢谢。”他没有过多的言语,但转过身去却流露出一个对于他来说过于真诚而无法掩饰的微笑。

她将会是我花园里最灿烂的玫瑰。
杰克这样想道。

同人是一场必定会醒来的梦

看到很久以前冷圈某CP的文
太太坑了
希望你只是爬墙不是销号